晨慧

云吞非典型阅读体【十二】

预警在一


这篇大量引用原文~


是阿杰和劭劭子死的片段~















[滴——检测到粉丝意愿]


[下面播放片段,金杰和闻劭的死]


[滴——触发片段]


[滴——片段加载成功]




[金杰的死]


【阿杰甩手扔了空枪,箭步上前一肘把秦川顶在岩石上,然后就去抓他手里那把九二式。但秦川凌空跃起双脚前蹬,那一踹的分量非同小可,当场把阿杰踢得飞退了两米。

  “呸!”阿杰闪避至山岩后,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,刚要起身,头顶就被子弹打出了数道岩屑!

  这姓秦的确实有两下子,差点把他头盖骨给掀了。阿杰拔出匕首,凭借夜色的掩护从岩石后贴地而出,果不其然秦川再次扣动扳机,子弹紧追而来!

  “不自量力,”阿杰阴冷地迸出四个字,甩手掷出匕首。

  呼——

  刀身在半空打旋,下一秒秦川手掌溅血,九二式被生生打飞!】


〖啊……没文化的我不知道说些什么,只能大喊,牛逼!!!〗


“是……秦川和方片J打起来了?”


“那……秦川还好吗……”


这倒不是他们质疑秦川的实力,但是和在这个金三角都赫赫有名的杀手比起来就……


“劳资厉害着呢”秦川此时就非常的无语


【从坡顶到坡下,黑夜中满地石块,都沾着他们滚下来时的斑斑血迹,乍一望去触目惊心。

  但职业杀手的身体素质简直像怪物似的,阿杰根本不感到痛,自己把自己的手腕复了位,眯起眼睛盯着秦川,瞳孔深处闪烁出了血色的寒光。

  “岳广平死的时候,”他慢慢勾起嘴角,问:“你喊他爸了吗?”

  秦川面容不动,但眉心霎时一抽。

  “你说他喝了儿子亲手递来的毒|药,临死前是什么心情,愧疚?后悔?震惊难以置信?”

  阿杰紧盯着秦川的每一丝细微表情,缓缓地活动颈肩,肌肉寸寸暴起,强悍的筋骨发出了爆裂声:

  “还是……恨呢?”

  最后一字没落地,他已提脚冲了出去。】


〖好损啊金杰〗


〖金·职业杀手·怪物·感觉不到痛·杰〗


〖就知道戳人痛处〗


“秦川是岳局的儿子?”


“那为什么咱们都不知道啊”


“秦川……秦川给自己的父亲下毒!!!”


“他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


【秦川恍然回神,但到底迟了半秒——阿杰冷酷的面孔已到眼前,一拳足以裂金碎石,将他打得向后倒去!

  

  秦川吐出半颗碎牙,幸亏出于格斗本能挡了下脸,否则此刻下半边脸都要碎了。但饶是如此,他耳膜还是嗡地充满了血,在这丧失反抗能力的短短数秒间,阿杰抓住他就是屈膝一顶,钢铸般的膝盖足以令人内脏挤压破裂!

  “噗——”

  秦川喷出满口血,随即当胸一记重踹,身体飞出去砸上了山壁!

  

  “我说了,”阿杰冷冰冰道,“你整个人生都到该结束的时候了。”

  

  阿杰一步步走来,抓起秦川的头发就掐向他咽喉——以他可怖的掌力,掐断人喉骨跟掐断鸡脖子都没什么区别。

  不过他没想到秦川比想象中耐打,竟然还没失去意识,一下抬手捏住了他腕骨,手背青筋赫然暴起。

  “就凭你?”阿杰嘲道。

  秦川牙关紧咬。

  无声的角力持续片刻,阿杰手指一点点往前,指尖已触碰到了对手的脖颈——

  突然远处厂区,黑夜中打出了雪亮的信号灯。

  那是黑桃k车队撤退的方向。】


〖阿杰是被放弃了嘛〗


〖秦川真的打不过金杰啊啊啊快跑啊宝〗


〖掐断人喉骨就跟掐断鸡脖子是的……〗


〖脖子一凉……〗


【嗡——

  大灯将周遭夜幕映得亮如白昼,隔老远都清晰可见,缅甸司机精神一振:“老板来了!”

  叮当!金属碰撞声从后座响起,似乎是什么东西解了锁。

  司机回头:“你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他就看见那原本懦弱胆小的年轻人探向前座,一张俊秀的脸毫无表情,指关节间似乎夹着根锋利的尖针——

  旋即他太阳穴一凉,“尖针”被江停一拇指活生生推进了颅脑。

  “……咯咯……咯……”

  司机双眼暴凸,喉咙里发出机械收缩冒血的声响,几秒钟后瘫倒在了驾座上。

  至死他都不知道,要走自己性命的凶器竟然是一根磨尖了的发夹。

  

  江停下了车,把司机的尸体拉出来摔在地上,搜出枪和手机,又三下五除二扒了对方的外套给自己穿上,嘭地关门发动了吉普车。

  前方山路越来越亮,发出信号灯的车队正向他驶来。

  江停不住咳嗽,手微微发抖,毕竟他已经不是个健康强壮的人了。但他神智异常清醒,连黑桃k劈在后颈的那记手刀也只是让大脑深处隐约作痛,影响不了思考和决策的速度。

  他打开车载无线电,车队杂乱的消息顿时响了起来:

  “杰哥回话,准备爆破……”

  “三号线预备,三号线预备……”

  咔擦,江停关了无线电,摸出那司机的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。

  

  一定要接,一定要接……江停心中喃喃默念,果然几秒钟后电话被接了起来。通话对面背景杂乱,似乎有人正喊:“线接了没!开始定位!”

  那是建宁技术队姓黄的秃头主任。

  这种紧急关头,江停发现自己竟然还能分神,而且还能从只字片语中认出对方来。

  旋即一名老人沉声道:“喂?”

  “……吕局,”江停嘶哑道:“我暴露了。”

  “!!”吕局立刻问:“你在哪里!迅速定位!不要怕我们已经派人去救你了,坚持住!”

  

  “闻劭在撤退的路上设置了炸|弹,是‘三号线’。”江停尾音奇怪地发抖,说:“你们立刻让技侦定位这个号码,沿途撤离所有警车,他们马上就要爆了,动作要快……一定要快!”

  “你在哪里?你要去干什么?待在那里等待救援,江队!江队!”

  江停摁断手机,丢在副驾座上。

  

  随即他踩下油门,吉普车缓缓启动,向前方越来越亮的山路驶去】


〖啊……真不愧是我家停停〗


“江停怎么也在?”


“这是一场毒,贩的围,剿吧”


“然后江停是……卧底?”


【同时,石崖边。

  信号灯映在阿杰眼底,顿时他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,一摸口袋空的,再回头时果然看见十多米外的石缝中,有什么东西正闪着亮光。

  “……”他吐了口气,转向秦川,凶狠而又有点不甘心:

  “算你小子今天走运,让你多活两年。”

  旋即他蓦然抽手,竟然毫不恋战,拔腿就往回走。】


〖啧啧啧〗


〖再掐下去宝钏就死了吧〗


“……艹,劳资那个时候要是那么掐死你就没有后面什么事了”金杰咬牙到


【阿杰走到石缝边弯下腰。

  

  他已经不属于那些人了,他已经永远离开那个队伍了。即便活着被抓住,下半辈子也注定要在铁窗中度过,直到离开这个世界,那样的结果还不如直接去死。

  是的,他告诉自己,还不如直接去死。

  但同时又有另一个声音从脑海深处渐渐冒出来:

  这世上还有比死更让人不愿接受的事情。

  

  手机明灭几下,随即被阿杰捡起来,屏幕照亮了杀手桀骜的脸。

  红蓝光芒映着秦川的眼角,他转过身。

  

  其实即便今天他死在这里,也没有人会知道他因何而死吧。

  

  零、零、三。阿杰依次按下分机号,大拇指移向#键——

  就在这个时候。

  凌厉风声劈向后脑,阿杰条件反射偏头,手机被远远打飞!

  “我艹!”阿杰一句大骂没出口,被秦川手肘从后勒住了脖颈。那力道简直钢筋铁骨,丝毫也无法撼动,恐怖的惯性让两人同时以身砸地,满地锐石瞬间切进皮肉,紧接着他们翻滚着冲向了崖底!】


〖杰哥心里活动好丰富啊〗


〖秦川这个时候怎么还不跑路?〗


〖像他这样的人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情怀〗


〖宝钏和平贵感天动地的兄弟情?〗


〖“即使今天他死在这里,也没有人会知道他是因何而死吧”〗


〖嗷嗷嗷嗷嗷嗷〗


“秦川这是什么操作?”

是了,秦川既然杀了岳广平

那就应该是投靠了毒贩

本来和黑桃K的手下干起来就和匪夷所思了

现在人家放他走了他还不跑路?

难不成真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情怀?


这大概是所有人的心声了




【警车冲过废墟,车灯照亮了前方的夜幕。

  无线电探测雷达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红点,猩红光芒闪烁,映在严峫沉黑的眼底。

  下一刻,严峫猛打方向盘,警车在尖啸中一个漂移,追随那红点而去。

  

  ……

  

  这里离他们滚下来的地方足有八|九米高度差,满地都是凸出地表的锐利石块和刺刀般的坚硬枝杈,没在滚落过程中被捅个对穿真是走运。相比较而言秦川的运气差一些,他半跪在地紧捂腹部,根本站不起来,黑夜中看不清伤势如何,但指缝中正汩汩冒出鲜血,不断洒在地上。

  “等……等着瞧,”阿杰喘道:“老子今天决不,绝不让你活着走出这里……”

  接着他不耽误时间,调头就往上坡走,还要去拿那个手机。】

  

〖杰哥你好有毅力啊……〗


〖咱能不能先把人弄死再拿啊啊啊〗


〖一个杀手确实应该以完成任务为守则〗


〖金杰会去拿那个手机,一直到死为止〗


〖啊……我是不是应该称赞一下金杰的职业素养?〗


真TM牛逼。众人如是想到


自己命都不要了还要完成任务,值得学习


【“@#¥!”

  这回阿杰是真暴怒了,冲口就骂出了几句缅甸语,就势前倾后背摔,重重把秦川掼上了地面!

  落地当时秦川飚出了满口血箭,阿杰不待他缓气,拽着衣襟把他拎起来就是两拳,怒吼:“老子弄死你个傻逼!你拦啊,你再拦他们都是个死!!不是条子死就是你死!!”

  嘭——嘭——

  肋骨与内脏被拳头挤压、扭曲、破裂,连心跳都几乎中止。

  然后阿杰一顿,拳头竟然被秦川沾满血迹的手掌抓住了。旋即秦川当胸一记飞踢,又快又狠正中胸骨!

  那是野兽在濒死之际爆发出的力量,简直迅猛至极,阿杰只觉胸骨就像被千钧铁锤正面击中,霎时摔出去了十来步!

  “……那就,”秦川粗喘着说,“就我死吧。”

  他扑通倒在地上,一点点向不远处的手机爬过去。】


〖……感天动地的兄弟情【鼓掌👏】〗


〖@#¥〗


〖瞅给人气的,脏话都标出来了〗


秦川这什么作风啊……


那就我死吧……


就我死吧……


我死吧……


死吧……


吧……


〖秦川真的好复杂啊〗


〖我都震惊了〗


〖秦川,永远在人们意料之外的男人👨〗


〖你根本想象不到人家下一秒要做什么〗


〖就是这么牛批〗


【那真的几乎就是在爬了,他身下的地面上都蹭出了血痕。阿杰血流满面支起身,只觉一股莫名其妙又荒谬至极的怒火直冲头顶,摇摇晃晃踩着碎石冲上去,在秦川离手机只差半步远的时候抓住他,狠狠往后一推。

  “你还当你是条子呢?图什么啊傻逼?!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呛咳让气管仿佛绞成碎片,秦川刚开口就涌出了一嘴的血。

  “你他妈就想找死是不是?老子成全你!”阿杰拎着他强行拽到折断的树干边,拽着后衣领砰一头撞在树上,碎木枯叶簌簌而下:“老子亲自送你上路!”

  随即他又往树上——砰!!

  

  鲜血洒遍满地,人骨撞响令人齿缝发冷。

  秦川不住倒气,血色屏障甚至蒙住了视线。

  但恍惚间他还能看见远处,蓝红交错的光芒映照着峡谷。他知道那里布满了无数警察,有些素昧平生,但更多都能叫出名字;他们正紧张等待着特大毒贩的出现,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背水一战,没有人知道曾经的叛徒正在这里。

  没有人来送别他的死亡。

  不过至少,秦川想,他们都曾一起出现在很多个战前动员、很多个战后庆功,以及更久远以前,自己刚进入禁毒支队时的迎新大会上。

  既然曾有过那么多完满,那么偶尔一次的缺憾也没有太大关系。

  “行,今儿我送你跟那些条子一道下去,”阿杰随手抄起拳头大的锋利石块,冷冷道:“下辈子再找他们做兄弟去吧!”】


〖啊啊啊啊啊不会真死了吧?!〗


〖ls想什么呢〗


〖秦川死不了〗


〖活的好好的呢〗


〖不仅死不了〗


〖还他娘的从破云活到了吞海〗


〖吞海都完结了人家还没死〗


〖诶,气不气?〗


〖反倒是和他合作的两个大boss都死了〗


〖宝钏啊,咱们不兴这样事儿滴嗷〗


〖以后还敢有人找你合作么〗


这下好了,众人看向秦川的眼神都变了


跟着两个BOSS两个都死了……


人才啊……


〖啊啊啊啊看着宝钏的心理突然心酸怎么办〗


〖呜呜呜呜我也是啊啊啊啊啊啊哭死了😭😭😭〗




【呼——

  石块迎面而下,秦川闭上眼睛。

  但预想中的撞击却没有来临。

  ——啪!阿杰手臂被人从身后抓住了,随即巨力将他掀翻,迎面一拳向后栽倒!

  “用不着下辈子,”一道熟悉的男声森然道,“他一直是我的兄弟。”

  

  秦川瞳孔瞬间扩大。

  “严……”他喃喃道,“严峫?!”

  

  阿杰爬起来,还没完全起身就被严峫抓住狠掼上树,迎面就是闪电般又沉又狠的一拳。啪嚓!阿杰后脑重重撞树,紧接着不带歇气又是一拳,连太阳穴都发出了清晰的挤压声!

  “……!”阿杰咳着血抓住严峫,狠命把他蹬开,紧接着抱头躬身。这个反应确实是专业级的,因为下一刻子弹就砰砰几声击中了他身后的树干,溅起漫天木屑!

  

  “你没事吧?!”严峫吼道。

  秦川满头满脸是血,连咳几声才说出话来:“你……你他妈是狗鼻子吗?”

  “电波定位!”严峫冷冷道,“吕局说既然是共频炸|弹,就得靠无线电波触发,所以指挥中心紧急发出了一批定位装置!增援已经在路上了!”

  秦川无力地笑了下,喃喃道:“但唯独你跑这么快……还说不是狗鼻子】


〖当当当当……山牙子闪亮登场!〗


〖大家欢迎!!〗


〖山牙子过来救场了~~~〗


〖但凡再晚来两分钟〗


〖秦川就凉了〗


〖涨知识了,除了主角光环原来反派也有?〗


〖这奇奇怪怪的反派光环〗


〖金杰当时估计无语死了〗


“……是了呗,我他妈都惊呆了”金杰愤愤


〖他一直是我兄弟……〗


〖再一次个送两个人感天动地的兄弟情〗


〖哭!都给我哭!〗


“诶秦川,你是不是得谢谢我啊,来的这么及时”严峫一脸欠欠的凑过去


“哎呀滚滚滚,死一边去”


【秦川:“你行不行啊?!”

  严峫趔趄两步,阿杰的第三脚已然飞至鼻端。这一刻严峫的格斗路数明显露出了跟秦川不同的地方,他没有躲闪,而是在闪电间摔了空枪,双手肘架住阿杰小腿——如果这是搏击赛场的话,那迅捷的反应可能连摄像头都来不及捕捉,他已双臂同时发力,左右咔擦一拧!

  其实不该有动静的,但长骨开裂时电流般的剧痛,还是让阿杰头皮骤然一炸。

  扑通!阿杰滚倒在地,严峫踉跄站稳:“早说过老子比你行,不服气怎么地?!”

  秦川正咬牙往远处挪,闻言有气无力道:“我已经把他蓝耗光一大半了!补刀不能算数!”

  严峫:“别那么……日!”

  阿杰凶性已经完全被激发到顶了,竟然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一记扫堂腿把严峫摞倒,两人瞬间扭打在了一起!

  “真他妈感人,嗯?”阿杰脸色铁青,冷笑道:“差点下毒搞死你的人也能当兄弟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伟大?”

  两人掌心、手肘、膝盖等等所有能承重的点都互相卡着,肌肉绷紧、筋骨暴起,彼此骨骼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咯吱声。严峫体力占据优势,一寸寸把阿杰拧翻过去摁在地上,因为过度用力而表情扭曲的脸上露出笑容,反而显得更加可怕:“是啊,就伟大怎么了,敬佩我?”

  阿杰:“……”

  “要不要老子给你签个名啊?!”】


〖……我隔着屏幕都感觉到了杰哥的吴雩〗


〖艹,打错了,是无语〗


默默吃瓜的小🐟:?忙着吃瓜,勿cue


〖山牙子这张嘴啊〗


〖在关键时刻竟然还有点用〗


“……”众人都被两人野兽一样的血腥的掐架给震得头皮发麻


〖诶话说都被两个人围殴了,金杰怎么还不死啊〗


〖快到了〗


〖我杰哥有那么弱嘛〗


〖就是就是〗


〖要不是最后那一枪〗


〖还不一定谁胜谁负呢〗


严峫:“来来来金杰,劳资给你签个名”


金杰:“滚!!!!”


【要是阿杰能空出手,这时候严峫那又高又挺的鼻梁肯定已经断了。但此时他们互相死死抵着,阿杰只觉铁锈味不断往咽喉里冒,他贴在严峫耳边,开口时齿缝间都渗出了血腥,一字字喘息着说:“你知不知道……”

  几秒钟后,严峫突然一肘狠砸在阿杰额角!

  

  两人僵持的姿态顿时打破,混乱中阿杰顶中了严峫腿骨,捂着鲜血开闸似的额角滚出来。那惊心动魄的变动只发生在半秒间,两人拉开了几米距离,严峫冲口大骂了句什么,只听阿杰厉声嘲笑:“你回头看看你兄弟还在吗?都他妈跑了!傻屌!”

  严峫条件反射一偏头,不远处赫然空空荡荡,只留下了一滩血迹,

  与此同时,他侧脸寒风逼近,咣!一声重响耳膜回音,被阿杰抄着石块狠砸了满脸血!

  

  “艹你妈秦川!!”严峫大吼:“给老子滚出来!!”】


〖严峫:我当时无语极了〗


〖所以秦川真跑了?〗


〖……人家的兄弟情有那么塑料嘛……〗


〖但我觉得秦川能干出来这事呢〗


“卧槽?!秦川你跑路了?”严峫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


“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


“以我对你的了解,你是” 严·一本正经·十分严肃·信誓旦旦·峫


“……下次我肯定跑”


【夜幕昏暗,黑烟滚滚,秦川完全不见踪影。严峫死死摁着阿杰的手,冷不防被阿杰抬脚横扫脚踝,当时失去平衡摔倒,险些当头撞上石崖,霎时眼前金星乱冒。

  就在这几秒钟的功夫,阿杰已经踉跄向远处冲过去,目标正在远处的大火映照中反着闪光——是匕首。

  “几次都没弄死你,今天终于是时候了。”黑夜中只见阿杰扬起了匕首,眼睛像恶狼般闪着幽光:“给我一个人去死吧——”

  “严峫!”突然背后响起秦川变调的嘶吼:“接着!!”

  

  一道弧线划过半空,呼呼打转,那竟然是把手|枪。

  多少次出生入死配合出的默契在此刻发挥到巅峰,严峫仿佛背后长眼,完全没看,电光石火间躲过匕首刀锋,刀尖在他侧脸上飙出一线血珠,同时竭力向上扬手——

  啪!九二式旋转、接住,子弹咔擦上膛。

  爆裂狂风霎时静止,所有场面就此凝固。

  天幕下只见严峫抬起的枪口,十字准星瞄准目标,砰!!

  

  旋转的子弹粉碎时空、撕裂夜气,倒映在阿杰瞳底。

  下一瞬,弹头从他前额贯入、后脑射出,弹壳叮当落地弹起!

  

  “……”阿杰的表情终于凝固了。

  这名在中缅两地叱咤风云多年,早已不记得犯过多少罪染过多少血的职业杀手,终于在这满地狼烟的山谷间颓然跪下,紧接着全身扑倒。

  满地烟尘噗地溅起,又缓缓飘落。

  ——他死了。】


〖……〗


〖啊啊啊我有点难受〗


〖堵得慌〗


平常很欢脱的弹幕少见的有些沉默


看着自己在荧幕上缓缓倒下,金杰倒是没多大触动“严峫……要是没有这把枪,你他娘的绝对弄不死我”


“滚蛋好嘛,劳资凭实力吊打你谢谢”


“瞎扯吧你就”


“呦,不服?不服咱俩再来一架?”


“来就来,谁怕谁阿,我他妈打的你亲妈都不认识你”


“来啊!!!劳资这次让你心服口服”


“本空间禁止打架斗殴哦~”A发出了“善意”的提醒




【“你刚才是不是骂了我妈……”秦川瘫在乱石间,猛咳了好几声,才精疲力尽地喘上下一口气:“再敢骂试试,小心老子揍你了。”

  严峫嘲道:“行啊,来啊。”

  

  严峫转身摇摇晃晃走上石坡,只见秦川背靠一块山岩,脸色惊人的白,鼻腔、嘴角、半边侧脸全是血迹。刚才摁着阿杰滚下石崖的过程中他被树枝刺伤了腹部,黑夜中看不清伤口深浅,但外套正面已经湿润黏腻得不行,只要稍微靠近就是一股浓重血腥扑面而来。

  “咱哥俩不行啊,”严峫脱下外套堵住出血口,说:“费大半天才把那缅甸佬干死,丢人呐。”

  “你知道人在缅甸多狂么,接一单够在建宁买套房,咱俩油腻中年公务员,能干死就不错了……嘶!”

  秦川疼得抽了口凉气,好半天才缓过来,摊在岩石上虚弱地道:“我本来是想借江队的刀弄死这小子,我自己集中精力对付黑桃k的……我还特地给姓江的下了剂猛药,谁知道他暴露得那么早,都没来得及动手。”

  严峫狐疑道:“猛药?”

  秦川不说话,突然问:“刚才那小子跟你说什么来着?”

  严峫似有所悟,居高临下瞅了他一眼:“不重要了。”

  但秦川是个事儿精,在这种出血不止的情况下还忍不住用手肘竭力撑起上半身,抻着脖子问:“来说说嘛,聊聊呗。这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,以后也没什么能唠嗑的机会了,有啤酒花生吗给来一把……你在干嘛?”

  严峫一边低头发紧急救助信号,一边从鼻腔里哼笑了声:“我要是你,现在就闭嘴好好歇着,争取待会增援赶到的时候你还清醒,能亲眼看见闻劭那孙子被押进警车。”

  秦川失笑。

  

  “严队严队,严队请回话,这里是c91观察点……”

  严峫接起步话机:“方片j持械拒捕被秦川跟我干死了,我刚才向指挥车申请紧急救助,现在怎么说?”

  “‘钉子’向指挥中心发了第三波炸|药定位,拆弹人员已经就位,现在主目标离爆炸区只差一公里了!”

  严峫:“哎哟我艹!”

  

  严峫起身就跑,跑两步似乎想起了什么,回头向秦川扔了副手铐,警告:“你自己铐上啊。”

  秦川哭笑不得:“快滚吧你……哎,等等!”

  严峫一回头。

  远处火光未熄,秦川因为失血过多而浑然不似活人的脸竟然也被映得通红,眼珠熠熠发亮。这一瞬间他们互相凝视,隔着刀丛乱石,彼此眼底都映出了对方年轻时意气风发的身影。

  “我感觉黑桃k似乎喜欢声东击西,你注意点,以防万一。”顿了顿秦川沉声道:“保重。”

  严峫倒退两步,点点头,转身奔向了警车。

  

  引擎轰鸣远去,黑夜很快吞噬了红色的车尾灯。

  秦川收回目光,缓缓望向夜空。

  挺好,他想,我比我爹走运。

  不知道第多少次,他的思绪渐渐飘起,再度回到了那混乱仓促的下午。岳广平急促抽搐着倒在地上,布满血丝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,似乎包含着说不出来的千言万语,有错愕、遗憾、惋惜、眷恋、不舍、难以置信……但唯独没有恨。

  “不是说只需要拖延时间吗?!不是说剂量不足以致命吗?!”秦川颤抖着退后,听见心里有声音疯狂嘶吼: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!”

  惊疑恐惧在他脑海中疯狂撕扯,令大脑一片空白,直到那个被他怀恨了很多年的、应该被称作“父亲”的男人终于停止抽搐,瘫在地上,彻底没有了呼吸。

  这么多年了,他从没好好观察过自己父亲的脸。

  直到阴阳两隔这一刻,他才发现那张脸原来与自己是如此的神似。

  

  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就毒|药剂量的事去质问黑桃k,他好像就比较平静、又带着点情理之中的忿忿,顺理成章接受了岳广平死亡的事实。他的所有表现都那么真实又自然,以至于没有人对他提出过任何怀疑——吕局没有,黑桃k没有,甚至连无数次深夜梦回中的父亲和记忆深处的母亲也没有。

  毒牙藏在舌底,直到最后一刻,才图穷匕见。

  

  太冷了,秦川竭力想屈起腿,但已经动不了了。

  他曾希望黑桃k死在自己手里,不过死在警方手里也一样,如果上刑场吃枪子的话那差不多就是中六合|彩了。虽然中途出了点意外,不能活着亲眼看到六合|彩开奖,但姓严那小子替自己看也是差不多的吧。

  秦川的视线愈加涣散,他闭上眼睛,千万星辰化作模糊的光点。

  好困,他想,我得睡一会儿……

  就睡一会儿。

  

  风掠过山涧,吹着悠长的哨子,冲向红蓝光芒变换闪烁的夜空。

  远处隐约传来了急促的警笛】


〖还是闷得慌〗


〖啊啊啊啊虽然他不是什么好银但是我还是心疼他啊啊啊😭😭😭😭😭〗


又冷场了,弹幕和空间都沉寂的要死


金杰,暖场必备神器

“呦~好感人呐~”


〖虽然但是,这个杰哥看起来欠欠的〗


“金杰,我,艹,你,妈”秦川一字一顿的骂道


“我妈早他妈死了,你上地狱艹去?”


“滚你妈蛋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因为大量引用原文,所以更得比较多~


下一章就是看劭劭子的死啦~














评论(79)

热度(740)

  1. 共5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