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慧

云吞非典型阅读体【十】

预警在一~~~~~


更新啦更新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咳咳,游戏环节就到此为止啦~”A笑咪咪的开口


[问:被人称做“人型跳楼机”的是谁?]


[不限答题人数,请五分钟内作答(附:回答错误则答题人受罚,不回答则随机抽人惩罚)


人型跳楼机?跳楼……鲨鱼心中隐隐有了猜测

毕竟……真的有人会从十六楼一跃而下只为了杀了自己


不过有了猜测,鲨鱼却不打算作答。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,心中的答案虽然已是十之八九,但毕竟不是百分百,他不想冒着个险。


而且……没有人答出来的话,随机抽人惩罚,抽到他的几率实在是不大。要么是金杰那个倒霉蛋 ,要么是闻劭,秦川,还有第一排的四个。


他还是很乐意看好戏的


〖啧啧啧,怎么可能有人不知道呢~〗


〖就是啊**〗


〖这TM什么屏蔽机制,之前那么剧透不给屏蔽,这次就屏〗


〖看**一脸看好戏的表情〗


〖**:我知道,我不说,诶~就是玩~〗


[滴——时间到]


[未检测到答案,随机抽人处罚~]


[正在加载……]


[滴——抽取人物成功](我好废话啊🤔没事,凑字数)


[滴——请金杰接受惩罚~]


〖hhhhh,卧槽,这他娘的神仙运气〗


〖金杰非酋本酋坐实了哈哈哈哈卧槽〗


〖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〗


金杰的脸黑的已经能和煤炭媲美了


“哈哈,阿杰,你好运气啊”本来一片寂静的空间被闻劭充满戏谑的话语打破了


有了闻劭的带头,那些想笑确不敢笑的人终于爆发了出来


“哈哈哈哈哈啊啊啊hhh”


“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嗝……”


“我们都是有专业素养的人,轻易不笑”


“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哈”


[应粉丝意愿,请金杰女装]


“卧槽???”金杰脸上写满了疑问


〖女装!!!〗


〖女装!!!〗


〖女装!!!〗


〖女装!!!〗Xn


“女装……女装”金杰喃喃,MD,这群粉丝净TM逼抽


金杰被强制性上了楼


不多时金杰别别扭扭的下来了


金杰……穿的是女仆装,头上带着两个猫耳朵,层层叠叠的裙子👗堪堪遮过大腿。袖口,裙边都是花边


如此……如此可爱的女仆装单看起来确实赏心悦目,奈何穿在了身上都是硬邦邦肌肉的金杰,就显得反差强烈。


蜜色的皮肤配上女仆装,那视觉冲击……(艹,别问,我他娘的不会写啊啊啊啊啊啊)


“啊啊啊啊行了行了,我换下了”金杰此刻相当烦躁


还没等金杰从穿女装的羞耻里反应过来,耳边又炸起一道惊雷


“ID‘杰哥的女人’花10w买下了金杰又一次惩罚!!”


金杰:MD,这粉丝这TM是亲的,艹


〖杰哥的女人:杰哥大喊三遍JKszd!〗


〖啊啊啊啊!!!〗


〖卧槽!!硬啊!!〗


“……”


[杰哥,上吧]系统的语气都有些上扬


“来来来金杰,上啊”严峫在一边欠欠的起哄


“艹”金杰磨了磨牙,心里把那个粉丝,系统还有严峫撕了三千遍了


“阿杰,喊吧,没事”闻劭看起来很没事的说


“JKszd!!!”


“JKszd!!!”


“JKszd!!!”


“噗……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
〖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〗


〖杰哥:真汉子〗


〖杰哥:真男人〗


〖杰哥:有魄力〗






[滴——正确答案“吴雩”即“画师”](想不到吧,马甲掉的如此措不及防)


“画师?!”

“是我想的那个吗?”

“吴雩……吴雩是画师!”

“吴雩不是阿归吗?怎么又跟画师扯上了?”

“对啊,吴雩是阿归……等一下!吴雩是阿归!!!然后吴雩是画师?!”

“所以阿归是画师?”

“这是梦嘛……”


[滴——触发片段]


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系统便开始播放那些令人胆战心惊的片段


【吴雩神情纹风不动,右手抓住肩上的警服外套,刷然反手扯下来,在衣袂翻飞的同时左手一拍铁栏杆,借力侧翻纵身,飞跃直下二楼!】


〖打卡——〗


〖哇啊啊啊好帅〗


呼……二楼,还可以接受。众人纷纷想到


【吴雩胸腔不断起伏,从身侧窗口向外望去,一辆敞开门发动好的黑色轿车停在楼下工地上,车灯在暗夜里映出两点红光。四楼,楼体外还有支撑架,已经是个比较安全的高度了。】


〖……四楼,会摔死人的吧〗


〖不死也大概率残废了……〗


〖安全高度……呵呵〗



【吴雩挥手把烟头向身侧一抛,半空中画出一星火光——


步重华刹那间仿佛预见到了什么,失声怒道:“别!”


但他伸手去拦却已经晚了。只见吴雩猝然发力向前,迎面抱住措手不及的杀手,闪电般带着他从空荡荡未建墙的楼层边缘冲了出去,急坠而下


这是八楼!】


“八楼……八楼……”


“还能活着吗……”有个小警察懵逼的发问


“不愧是画师啊……好牛逼”


步重华有点担心的看了看吴雩,八楼……还能活下来吗……


“还有吧”鲨鱼笑嘻嘻的


“有啊”


还有……还有……


还有比八楼更高的……


【鲨鱼脚步蓦然一顿。


“怎么了老板?”


“……”鲨鱼似乎感觉到什么,站在酒店大楼前难以置信的抬起头,眼睁睁望着十六层的那座玻璃窗陡然爆裂——


铅灰色天空下,那年轻人探身站上窗台,低下头来与他对视,森白侧颊上蜿蜒的鲜血被狂风一卷而散。


鲨鱼的瞳孔陡然扩大了。


…………


年轻人抬起满是鲜血的左手抽掉领带,松开衬衣领口两颗纽扣,随即握紧枪柄,在众人恐惧的注视中一跃而下!】


“这是活人吗……”有人颤抖着发问


“我是人,活人”吴雩有些无奈,但这样的解释好像没什么作用,众人看像他的眼神反而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……


“……”吴雩不想嗦话了,他们爱怎么理解怎么理解吧🙄🙄


“以后别这样了,太危险了”步重华不满的皱眉,望过去的眼神里是藏不住的担心


“……恩……”吴雩低低的应着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啊啊啊啊卧槽终于码完了


这大概是更得最晚的一次?








评论(97)

热度(600)

  1. 共3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